vas9.jpg  

如果皇馬跟巴薩的對決是名氣與實力的頂尖對決,那麼巴斯克地區的兩大豪強間戰鬥-畢爾包競技Athletic Bilbao)與皇家社會Real Sociedad)捉對廝殺才是真的水火不容,這是為了自尊心、正統巴斯克的一較高下。

巴斯克人與一般印歐民族相當不同,無論是語言、髮色、瞳孔顏色不但與我們熟知的西班牙人不同,還遠遠的與近代歐陸民族不一樣。巴斯克人以及她們的語言(Euskara)都存在許久,沒有人知道她們的起源,然而科學角度已經證明,她們跟別的歐洲人差很多,而且也跟北非的摩爾人、柏柏人沒什麼關係。即使你看不出來Xabi Alonso, Llorente, Javi Martinez 這些巴斯克族國腳跟其他西班牙球星(兵工廠球星Arteta也是巴斯克人)有什麼不同?沒關係,我們繼續看下去。




巴斯克地區(
Basque region)泛指西班牙北部的幾個省,通常來說,除了西班牙北部的巴斯克自治區、納瓦拉自治區之外,還要加上南部法國幾區,才構成完整個巴斯克地區。


 basque_country.jpg  (大巴斯克地區)

巴斯克人與一般歐洲人沒太多血緣關連

 

也因為如此,巴斯克人從古早以來就與人不和睦,無論是羅馬帝國、還是遠近的卡斯地亞王國(現在西班牙的皇室)、甚至獨裁者佛朗哥將軍,這些曾經統治這一區塊的人,都覺得巴斯克人難以馴服、很難搞,多半施以強力鎮壓,而巴斯克人也向來勇敢抵抗。

其實巴斯克人的骨氣不是佛朗哥執政時的鎮壓所鍛鍊出來的,她們一直與眾不同。畢爾包以往是工業大城,旅遊書上少不了的是造型特殊的古根漢博物館,這個天主教地區,人們心中有兩座大教堂,一個是 Santiago大教堂,另一個是 San Mames球場,畢爾包競技的主場San Mames正位處於市中心,球場上面有著巨大的隊徽,是許多人的信仰。

 vas8.jpg  

San Mames 主場因為有道拱門而出名,拱門位於 Pichichi街上,這位20年代的進球天才的名字,被留在了這條街上、並且也是西甲最佳射手的頭銜名稱。球迷渴望新主場,因為老球場只能塞四萬人球隊最困頓的前幾年,都還有80%滿,去年畢爾包殺進歐霸盃冠軍賽,國王盃也是進入決賽,雖然雙雙敗北拿下「雙亞軍」,好成績卻馬上反映在票房上,西班牙極度不景氣的現在,西甲入座率也十分低迷,除了巴塞隆納與皇家馬德里,就屬畢爾包人最捧場。

 

十九世紀末,英國的工人、造船專家的入駐,足球進入了這裡,他們偶爾踢踢球賽,東北地區的英格蘭人把Sunderland(英超球隊)的代表顏色也傳入,於是這間畢爾包球會就這樣具備雛形、以及她的傳統色。這城市四面環山,位於出海口,觀光客在這裡要發現有政治氣息的東西並不難,有關西班牙政府的建築外頭,都有武裝警察鎮守著。

 

政治跟運動是這裡的特色,巴斯克人自豪於他們的與眾不同,除了髮色、他們的語言、跟歷史,都被證實跟一般的歐陸種族不同,西班牙一代獨裁者佛朗哥將軍曾經嘗試毀滅巴斯克方言,就像是他對加泰隆尼亞(巴塞隆納那一區)所做的,可是沒有成功,在 San Mames跟巴斯克人可以自由的講著方言,就跟加泰隆尼亞在主場Nou Camp一樣。

 

西甲草創之初,畢爾包是絕對強權,但內戰爆發後強人上台,佛朗哥的專制壓抑了他們的足球發展,在1941年他禁止球會使用非西班牙文的名字,把Athletic字眼改成了Atletico的西班牙文拼法,當多年以後強人去世,俱樂部馬上改名回來。

 

巴斯克門戶政策

 

八次的聯賽冠軍,24次西班牙國王盃,畢爾包競技是西班牙足壇僅次於皇馬、巴薩的成功球會,最自豪的是他們三隊從沒有降級過,在巴斯克地區,許多企業都以能夠贊助這支球會自豪著,但與巴塞隆納一樣,她們比別人晚了20-30年,才在接受胸前廣告的贊助,以往她們胸前乾乾淨淨超過一百年,21世紀後也只有在歐洲賽場擺上「巴斯克文教基金會」的標誌,免費宣傳巴斯克文化,這還不是最特殊的,競技畢爾包從沒用過半個不是巴斯克人的球員,這才是獨步全歐洲的

 

直到1989年以前,皇家社會(The Royal Society Football Club od San Sebastien)也使用相同的政策,只用巴斯克人,其餘的人謝謝再聯絡。事實上,他們的政策更加排外,他們只用著Guipuzcoa省的球員,畢爾包競技的規則反而沒那麼嚴格,只要是大巴斯克地區的都可以,這也包括了法國南部的巴斯克人。皇家社會的「本省」政策持續了幾十年,其間殺入歐戰、也兩次拿過聯賽冠軍,出產過不少好選手,由於畢爾包競技是巴斯克地區球會的「代言人」,他們有著更大的規模,所以有更多的資金、跟吸引力去吸引小球員加盟(近幾年更甚,青訓發展不順索性從阿拉維斯或者奧薩蘇納,甚至偷偷在皇家社會去挖人),因為如此皇家社會不得不打破成規,開始引進外籍球員,但本土球員仍然只用巴斯克地區的球員。

 

那裡的鄉親不歡迎一般西班牙人,外國選手解禁後,皇家社會可以買進外國選手,這些人多半住得很開心,然後俱樂部也多次嘗試購買沒有巴斯克血統的西班牙球員,總遭到媒體責罵,但是步入21世紀,皇家社會還是妥協了。成績好的時候,大家覺得外援有幫助,但是成績一差,大家就會說有誰還不都一樣,說真的,開放外國選手的政策至今也不過才23年(開放非巴斯克本土選手才10年),多數會員覺得皇家社會買外國人也沒關係,他們比較在意的部分,來自本地小孩是否得到任用。

畢爾包競技在1912年開始使用「本土政策」,這幫助巴斯克民族主義的復甦,因為巴斯克人的強烈自尊心,他們認為足球發展是宣揚民族主義的合法途徑,因此那個年代裡,被認為是民族主義黨的附屬品;幾個黨員在往昔進入球會管理階層,有些人不滿意這些較溫和的活動,另外成立著名的艾塔(ETA-巴斯克人民解放組織),儘管這是少數,卻是西班牙政府污名化他們的最佳把柄,多數住這裡的人,都認為巴斯克是一個獨立國家,只是某種因素跟西班牙「藕斷絲連」著...

 

在一開始,畢爾包球會也嚴格限定只有巴斯克省份出生的巴斯克球員,才可以參加競技畢爾包,隨著時代慢慢的演進而修正,改為巴斯克地區出生的人,都可以參加這支球會,諷刺的是這政策最大得利者,是西班牙國家隊,因為球隊成績不錯,歷年養成貢獻出的國腳數目,競技畢爾包數字超過了雙雄。政策隨著全球化,一直有在修改,與民族主義無關,這兩支球隊皆然;即使一個厄瓜多爾人搬家來這裡,他的小孩依舊可以跟球會簽約效力,只要出生於巴斯克、或者十歲之前效力這支球會即可...

 

這個政策當然是個障礙,所以在八零年代的強盛,怎麼看都已經是不可能重現的美好回憶,80年代無論是皇家社會、還是畢爾包競技,各自拿下兩次聯賽冠軍,隨後這些入選西班牙隊的國手,幾乎都轉會到皇馬、或者巴薩去,在那之後兩隊再也沒有聯賽冠軍。每當問到這兩隊球迷,是不是應該「改變一下」,球迷們都說這個政策固然對聯賽成績不利,但是能夠讓拉近俱樂部與球迷的關係,幾乎每個人都有個「球員鄰居」,或者有親友在有著曾經效力過的球員朋友,或者任職於管理階層。

  

不是偏執,而是對於傳統的堅持

 

許多畢爾包人不會認為這種政策是排外,因為在這兩支球隊,縱使對外籍球員的接納度不同,可是對於新的戰術算是開放的,看看球隊的英文名字,還有永遠的聘用外籍教練。

 bixente-98.jpg  

法國傳奇後衛Bixtente Lizarazu,法國出身的巴斯克人,成為近代第一個加盟畢爾包的「外國人」,他當然不是法國唯一的巴斯克血統職業選手,但卻是最為人熟知的,當年的加盟震驚足壇,因為「畢爾包也能買外國人?」對於熟知內情者而言,實在是太吸引人的標題。十年後,就像是Lizarazu,現役的高大後衛Amorebieta成為近代第二個外國人的畢爾包選手,這位委內瑞拉出身的球員有著典型巴斯克人的瞳孔與髮色,果不其然,他擁有100%巴斯克血統。

 
近代法國有幾位很不錯的巴斯克族選手,Lizarazu(他還娶了當年國民美少女歌手Elsa),還有同期中場大將德尚(Didier Deschamps現國家隊教練),還有10年前與波爾多拿下冠軍的射手Laslandes,這三者一同出陣的比賽前(為數不多),還會在更衣室一起唱著巴斯克民謠彼此鼓舞...

由於一直與人不同(巴斯克文與周遭幾百公里流行的拉丁文完全沒有一絲類似!),歷代都有巴斯克人遭到迫害,多數人在200年來遷徙到南美洲,這使得秘魯、委內瑞拉、甚至遠及阿根廷都有大量的巴斯克移民,這些移民通常與同族人通婚,居住在南美洲的巴斯克人總量,還勝過整個歐洲的人數。

 

皇家社會的地位,明顯受到壓縮,他們的球迷認為自己球隊「血統」更純,因為他們只用Guipuzcoa省的本土球員,更具有巴斯克精神,畢爾包人不能聲稱他們才是正統,因為畢爾包是個工業城市,百年來不知道多少人搬移過去居住,在那裡實際上沒多少純正的巴斯克人,雖然全世界都認為畢爾包、以及畢爾包競技是右派的巴斯克象徵,但他們才是正統!

 alonso duo.jpg  (右:Xabi Alonso與他哥哥 Mikel)

2003年球季,要不是最後階段時常裁判誤判給傷害,加上馬德里人幾次幸運的積分到手,冠軍應該屬於整年度大驚奇的皇家社會;那一年的神奇讓許多人至今還難以忘記。前鋒線上有高大的Kovacevic,年輕的快腳Nihat,兩邊路有著「刺青王」De Pedro以及老將Karpin,中場則是新星Xabi Alonso,皇家社會連續19場不敗,直到下半季較量時敗給競技畢爾包,那一年差點延續西甲小球隊大進擊的潮流(先前瓦倫西亞、拉科魯尼亞分別拿下聯賽),最後屈居亞軍。

 vas10.jpg  

皇家社會雖然氣勢與知名度不如畢爾包,球隊的氣氛依舊好得不得了,主場所在地聖塞巴斯提安(San Sebastian是知名的度假城市,漂亮的海灘、有山有水,歐洲根本沒有幾個如此漂亮的地方,近年來電影節闖出名號,這是一個適合人類居住的好地方,許多來到這的外籍選手,雖然待了幾年往生涯下一處發展,卻沒有賣掉這裡的房子,聖塞巴斯提安是公認的「小巴黎」,去過一次你絕對同意我的說法。

 

21世紀後經歷強盛、也遭遇降級,這幾年的皇家社會主打年輕化,每次一有好手出名就賣出,然後與畢爾包競技搶著海外歸來的巴斯克選手;這是很現實的,因為貨源總有限。

 

兩隊的聯賽交手,在80年代最為刺激,那幾年兩支隊伍都是聯賽冠軍的強力競爭者,一分積分或者全取三分往往影響深遠,可是德比戰(Derby)的氣氛夠熱,卻從來不火爆,因為這像是「國中國」的一場戰鬥,在場上是巴斯克人的血統之爭,可是哨聲響起比賽結束後,在場的人都是巴斯克好兄弟。比照起西班牙經典德比(巴薩與皇馬),或近年來動不動就死人的法藍西德比(巴黎PSG與馬賽隊),巴斯克德比祥和許多,比完賽還可以一起吃飯。

 vas4.jpg  

佛朗哥將軍死後(1975)第一次德比,兩間球會的球員一同都舉著巴斯克旗入場,現場還演唱著 ETA的歌曲「巴斯克戰士們」,雖然一直到四年後的1979,才有實質上的巴斯克自治區形成,兩隊的「德比文化」也隨著80年代成績大躍進而真正開始。

 

雙方最大的爆點,來自於 Joseba Etxeberria 這位前國腳。一直以來因為深怕踩中地雷加深對立,即便畢爾包強勢的與許多巴斯克小球會簽約,並且出價買下他們看中的好手,他們與皇家社會有著「互不侵犯協議」(巴塞隆納與皇馬也有這類死敵之間的君子協議),但是Etxeberria的個案,讓兩隊的互信機制毀於一旦。

 vas11.jpg  (左邊)

他在皇家社會一隊效力沒有幾場,就被競技畢爾包以300萬英鎊給買走,這讓皇家社會球迷惱怒,因為破壞了兩隊互不挖角協定,一個希望之星就這樣逃奔同區對手陣中,對於球迷,Etxeberria根本就是皇家社會版的Luis Figo

 

幾個賽季內 Joseba 都沒有在德比戰登場,無論是故意拿牌換取禁賽,或者莫名的有傷,他閃過了好幾次德比戰,直到了21世紀的第一年,他首次出戰皇家社會就進了兩球,皇家社會的擁護者忍不住扔瓶子扔東西、對他謾罵,並且在賽後搞破壞,導致球團被足協處罰。Etxeberria跟對手球迷關係隨著時間緩和許多,但是這類的挖角戰爭沒有停息,那個案子使得Iban Zubiaurre的足球人生陷入低谷。

 

ZubiaurreEtxeberria一樣都是皇家社會的青訓產品,代表西班牙拿下U19冠軍,可是他卻私下接受畢爾包的合約,在未來將轉投皇家社會的死敵。吃過一次悶虧的皇家社會,採取法律攻勢,按照國際法條,合約期限還有一年半的Zubiaurre還不能夠私下簽署任何的合約,於是這一來以往,Zubiaurre有一年的時間不能踢球,最後畢爾包人判賠五百萬歐元的補償金,訴訟持續的一年半裡,Zubiaurre不能踢球,也影響他的生涯,一輩子都無法突破自己,成為惡鬥下的犧牲品。

 

對巴斯克人來說,血統、跟自尊,是成績跟利益永遠比不上的,他們只是不四處宣傳罷了,要比個性,巴斯克人比猶太人更為強悍。而這賽季第一次的巴斯克德比,即將在930的第六比賽日進行。(更多球隊介紹將在日後呈現)


本週轉播時間表附上!

西甲轉播時間表 

**播出頻道:衛視體育台**

日期

時間

對戰組合

重播

09/16

04:00

塞維利亞 vs. 皇家馬德里

09/18 00:30

09/17

00:00

奧薩蘇納 vs. 皇家馬略卡

09/19 00:30

 

 

英超轉播時間表

**播出頻道:衛視體育台**

日期

時間

對戰組合

重播

09/16

00:25

桑德蘭 vs. 利物浦

09/19 15:00

09/17

05:30

(首)曼聯 vs. 威根競技

09/17 15:00

09/18

02:54

艾佛頓 vs. 紐卡索聯

09/18 15:00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GINOLA 優勝美學

吉諾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